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翡翠资讯 >

巴西,宝石王国的故事

2020-03-23 09:09翡翠资讯 人已查看

                            

             巴西,宝石王国的故事

               ___采购宝石趣闻和销售中的警示

                        张国明

      一、32小时的飞行,尤其不能抽烟,够你受的。

   1999年秋的巴西,和上海气候相反,巴西是炎热的夏天,我和两位老总努力克服因时差造成的难受:想睡觉,却怎么也睡不着:因为,飞机晚上10点从日本成田机场起飞后,很快,机窗外就阳光灿烂,15个小时后在美国烙杉玑暂短停留后,然后又经过14小时的飞行,总计32小时后到达巴西圣保罗,期间,飞机上是禁止吸烟的,坐也不是,睡也难眠,这时光够你受的。尤其让你难受的是,到巴西后采购宝石所经历的一连串令人扼腕、惊心动魄和有趣难忘的故事。

  二、在圣保罗,祖母绿商人锋利的商刀悬在我的头上

    世界十大宝玉石之一的祖母绿,属哥伦比亚出产的祖母绿最好。但哥伦比亚的祖母绿的批发市场,主要在巴西圣保罗的共和国广场。欧美人喜欢祖母绿象中国和东南亚人喜欢翡翠一样,那里的人对祖母绿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如同中国人对高档的翡翠有特殊的历史厚爱。

    得到厚爱的宝石,就有市场,有市场的宝石,价格肯定不会便宜。 如果以为到巴西买高档祖母绿价格很便宜,那你自己就是傻瓜。毕竟我作为专业珠宝采购商,对不同等级和大小的祖母绿原石和成品的产地价格,由于职业关系,我和在巴西的许多中国人有着长期的联系,他们不懂祖母绿,但按照我的办法,我获得了第一手价格资料和产品样品,因此,我对祖母绿的价格体系有着深刻的了解。尽管,我们是巴西宝石协会会长陪同去的,否则,在无法证明你购买力和身份的情况下,人家连眼皮都不会抬一下的,更不要说让你看货了。然而,当我出现在巴西最大的祖母绿供货商的产品室里的时候,按照惯例,我还是要经历一番重复过无数次的让对方知道我是内行和行家的表演过程:

    巴西商人:“您想看什么价位的祖母绿?”

          我:“最便宜的和最贵的。”

   巴西商人:“还是看适合你们中国市场的中挡产品吧。”

    巴西商人在一个象中药铺一样都是抽屉的橱上,随手拿了一包祖母绿,取出一颗,说:“先看看货,再谈价格。”

   我仔细一看,这颗祖母绿重量7.8克拉,翠绿颜色确实较正,阴翳状包体和棉絮状包体主要集中在右边,显然,这是一颗可打80分的中高档祖母绿,批发价格应该在500-600美圆/克拉之间。然而,巴西商人开价是:“一包通吃,每克拉5000美圆!”也就是说,一颗7.8克拉的祖母绿要33万人民币左右。

   我告诉巴西商人:“按照国际通行标准,祖母绿包裹体占据整个宝石的五分之一左右,批发价格不可能高于500美圆一克拉,你这颗祖母绿包裹体已经超过整颗宝石的五分之二,您的价格显然是不合适的。”

   巴西商人非常尴尬,巴西宝石协会会长原先充满成交希望的眼神也暗淡下来。我很自信,因为能精通祖母绿价格体系的人,在珠宝界并不多。“宰洋葱头”的心态全世界商人都一样:我在巴西商人眼中是外国人,是“洋葱头”,他们磨得锋利的刀高高悬在我的头上。

   我告诉巴西祖母绿商人:“您的货确实不错,但您给我的价格,我还有利润空间吗?”

    巴西商人耸耸肩膀:“我们卖给欧洲朋友也是这个价格。”

    旁边一位中年妇女插嘴建议:“你们可以买一颗或者两颗,到中国试试市场反映。”

    显然,巴西商人希望至少成交一笔。

    我笑道:“我们不远万里到巴西,就为了买一颗?请不要把我们当游客。”

    巴西宝石协会会长听懂了我的意思,脸色阴沉地建议我们回去考虑一下,会长回头对巴西商人嘀咕了几句。翻译告诉我,会长说:“这个中国人是很精明的专家,还是考虑一下合适的价格给他们吧。”

     三、在圣保罗最繁华的共和国广场被抢劫

  在圣保罗最繁华的共和国广场一侧,有个珠宝市场。说是珠宝市场,其实,就是地摊,专门卖各类宝石的。

  地摊珠宝,品种主要有水晶、脱帕石、海蓝宝石、玛瑙、尖晶石、绿柱石、碧玺、祖母绿、金绿猫眼等,也有比较稀少的星光方柱石、亚历山大(变石)等。

  在那里,珍珠的价格非常贵,水晶和玛瑙非常便宜。我到今天仍然懊丧的是:我看见一个天然水晶球,直径有37厘米,除了边上有几个定向排列的气泡外,整个水晶球体非常干净,纯净度非常高,至少属于AA级水晶,开价5000美圆,我还价2000美圆,结果我按照国内那一套,故意边走边回头:“就这个价,不卖,我走啦!”结果,我走了,那个贩子连头也不回。失去了一次发财的机会。要知道,纯净度高、直径达到30毫米的水晶球,价值至少在15万美圆以上啊!

   巴西人卖宝石,主要有三类宝石故意蒙人:把染色的淡兰色的脱帕石,冒充海蓝宝石出售;把黄水晶冒充天然金黄色的脱帕石出售;把绿碧玺冒充祖母绿出售。身边有位湖南一位省级高官也在买祖母绿,我一看是绿碧玺,劝他不要买,他将信将疑。在国外,国人之间信任度很低,当他知道我是专家后,让我估价他买下的一颗较大祖母绿时,我一看还是碧玺,结果他还不信:国内刀磨得快,外国人也宰人吗?

  记得有位朋友说起听某位退休官员说过:“当我退下来以后,才知道自己的棋下得有多臭”。

  网络上也广泛流传:在中国如果连官也不会当,那就是白痴了。

  珠宝市场不愉快的阴影,结果在共和国广场的地铁入口处,过了十五,过不了初一。突然,口袋被人重重掏了一下:一包云烟和50多块美圆被掏走了。抢劫者是个青年彪形汉子,皮肤是棕黑色的,眼露绿色的凶光。他也不逃,旁若无人地在数抢我的钞票,只见他把云烟往地下一仍,把美圆往裤子口袋里一塞,大摇大摆的走了。

  记得许多朋友说过,在国外专门抢中国人,理由有二:一是中国人外出消费,喜欢使用现金,巴西人,连一元钱也是使用支票的,抢中国人简直弹无虚发;二是巴西人都知道中国人胆小怕事,即使被杀了,不象美国政府会横眉竖目、凶相毕露舞刀弄枪提抗议、出照会,没有后台的国人只好“破财免灾”,一溜烟逃走算了。

  然而,更大的危机出现了。

    傍晚,我们一行吃好晚饭,在共和国广场想考察一下周遍珠宝商店的行情。然而,当过侦察兵的陈总很快发现:“我们被巴西流民包围了,赶快离开!”

    我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我们身后有4个棕色彪悍的巴西人在注视着我们,马路对面有5个逐渐向我们包围,我下意识地感到:这次我们恐怕在劫难逃!

    到底是当过军人的陈总,临危不惧:迅速拦下一辆出租车,当我最后一个进入后车座准备关门的刹那间,一个黑手迅速伸进我的口袋,把口袋里200美圆掏走。同时,驾驶员似乎早看透这帮人,同时起步,一踩油门飞快离开现场。

    巴西没有死刑。杀了人,最多等下一轮总统上台,肯定大赦,出狱后,又可以杀人。所以,我们出国前被再三关照:遇到抢劫,能逃则逃,不能逃,口袋里至少要留点钱给抢劫者。

   四、在夏皮果山区,我果断下单

    待续

 

 

 

 

相关文章

在线鉴定(不用登陆、免费鉴定)

请在下方填写你的问题,详细描述你要鉴定的东西,尺寸多大、有没有杂质、裂、纹、破损等情况。

  • (←添加图片)

拍照要求:
1)去掉玉器上的包装,戴在胳膊上的镯子要取下来;
2)在室外的阳台、树阴下拍照,太阳光不能照射;更不能在室内拍照,灯光会导致玉石变色;
3)图片必须清晰、明亮,和实物一模一样,最少3张图片;

最新问答

本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