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翡翠资讯 >

阿庆嫂的大水缸

2020-07-13 10:00翡翠资讯 人已查看

      

       回想起在清明为父母扫墓时候,看到扫墓大军真的浩浩荡荡。现在回想起来,主要看到了三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

 

      趣事一:有一中年女子背靠在自己父母的墓碑上,轻轻倾诉内心的希望:“老爸老妈啊,保佑保佑你女儿吧,让你女儿在今年股市上解套,最好再能够多赚一点吧……老爸老妈今年如果真的保佑你女儿股市解套,女儿我今年一定在你墓前烧高香,还为你们买纸房子,让你们在下面住很大很大的房子……300平方?不,500平方,怎么样?”

 

     趣事二:由两家亲家组成的十多口人,围着一块墓碑,在为前辈故人虔诚地上贡。小小的墓碑前面,堆满了水果、馒头、青团,甚至还有极为丰盛的全鸡全鸭、全鱼全龟。其中一个孩子问大人:“一下子给爷爷奶奶这么多吃的,他们吃得下吗?”大人爱怜地呵斥道:“你要记住,将来我们老了走了,你也要这样做,这叫做尽孝,懂吗?”孩子翻翻眼睛,似懂非懂地说:“那我回家就给你们吃大鱼大肉,我今天就尽孝,好吗?”一旁几个大人笑作一团:“对呀对呀,这孩子真聪明,今天回家就尽孝……”

 

      趣事三:一对似乎结婚不久的年轻小夫妻,似乎是小白领,捧着一束鲜花恭恭敬敬地把鲜花端放在一座墓碑上,念念有词后,男青年微笑地对女青年说:“老婆,忙了这一阵子,累得没日没夜,今天借你外公外婆辈的光,总算有了三天的放松时间,看这天气这么好,怎么样,下午开车去无锡吃太湖三白怎么样……”      

      

 

        扫墓,真是各家都在念着各家的经。我在想,不久的将来我也要和这些墓碑下的人一样,睡在这里。

 

       我不知道能不能保佑生者要求股市解套;也不知道下一辈会不会尽孝,如果尽孝,请放一束鲜花就足够了,千万别大鱼大肉,我有胃病,吃不下;我更不知道扫墓以后后辈要去无锡吃太湖三白,会不会勾起我的馋虫,到那时候假如我也要和他们一起去,小辈会不会被我吓得半死?

 

       面对千军万马的扫墓大军,也许很少有人会想,你早晚也要睡在这里。那么,乘现在还活着,对我来说,假设我还能活十年,剩下的时间也不过3650天,我最想做什么事情呢?

 

       不管你做什么,写遗嘱也好,游四方也罢;写博客留点华丽的废话也好,整理资产盘点有多少钱也罢,前提是你自己的脑子要清醒,这个世界有没有你都不搭界,你觉得来日不多了,似乎天崩地裂,对关注股市的人来说,解套是世界第一位的;对孩子来说,给活着的父母大鱼大肉吃是活着尽孝的最佳办法;对年轻而工作压力很大的年轻夫妇来说,到无锡吃太湖三白是缓解压力的最佳去处……       

       

 

      怎样看透人生的意义,佛教讲究的是“五个眼睛看三世”:“肉眼”看人生长吁短叹、“天眼”看人生原来如此、“慧眼”看人生性空轮回、“法眼”看人生宇宙凡尘,最高境界是“佛眼”看人生,无有有无。

 

      道教看人生似乎更注重珍惜现实,小国寡民、与世无争,宁可晒晒太阳吃泡饭,也不愿意在争强好胜的心态下吃鱼翅海鲜。为什么道教的祖师爷老子,扔给世人一本《道德经》出关以后,再也没有消息,从此失踪了呢?这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象老子这样世界级聪明绝顶的超级大师,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他的眼光早已经穿越前后几千年、纵横宇宙间。

 

       显然,人的任何率性的选择,只要是让自己象个人一样地随心所欲不逾矩地快乐地活着,都是最合理的活法,至于早晚要去的地方,能想到这些就是为了提醒自己,眼珠弹进弹出也好,吃亏吃苦也罢,对小老百姓来说,对一切权利阶层和利益集团忽悠的所谓主义或其他隐藏很深的所谓的“爱国主义”等政治术数,采取“三不主义”政策,也许是最明智的:不执著、不介入、不搭界。

 

       这个世界,林子虽然大,想法虽然多,真开窍的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多。      

       

        那么,活着的时候玩什么才不至于对不起自己的宝贵生命呢?可以做个假设:

 

       假设我是《沙家浜》里的阿庆嫂,家里有一口可以藏一个大个子、大块头的大水缸。

 

       阿庆嫂把胡传魁藏到水缸里躲过一劫,胡传魁当了司令以后,经常去阿庆嫂的茶馆喝茶,处处给予帮衬、捧场,阿庆嫂的“春来茶馆”生意兴隆,赚了不少钱,得到了不少实惠,说明胡传魁还是讲义气、讲报恩的。

 

       阿庆嫂把马英九藏到水缸里躲过一劫,马英九当了台湾总统以后,按照马英九在台湾现有民主体制下的行为判断,马英九可能力挺阿庆嫂当妇救会部长,阿庆嫂当了部长,在高薪养廉的机制下,可能在转让“春来茶馆”过程中,通过竞拍而得到高价转让,可以大赚一票而合理合法,同样可以得到很大的实惠。

 

       阿庆嫂把郭建光藏到水缸里躲过一劫,49年后郭建光当了阿庆嫂所在县的县长,号召全县老百姓割资本主义的尾巴,春来茶馆收归国有,聘请阿庆嫂当妇女主任兼茶馆总经理,并经常夸奖阿庆嫂:“我们的阿庆嫂真好啊。”有空名而没有实利,外面吃喝玩乐都是郭建光享受,阿庆嫂算是白忙乎了,亏大了,还不能说,说了还有坐牢的风险。       

       

 

        阿庆嫂虽然把人往水缸里藏起来,但冒的是杀头的风险。被阿庆嫂救助的人,将来没出息,阿庆嫂也不会抱怨;如果此人后来大有花头,而且做大了,利用各种形式或途径,给予几百万、几千万的回报,并不过份。

 

        如果阿庆嫂实行“三不主义”: 不执著、不介入、不搭界,凭着阿庆嫂的能力,过着平淡而不愁吃喝的日子应该没有问题,至少没有杀头的风险。

 

        问题就在于:阿庆嫂因为水缸救人而事发被杀,即使事后授予什么“巾帼英烈”荣誉奖状,还是亏大了,因为命没了;如果阿庆嫂水缸救人大获成功,无非得到一纸“英雄大嫂”的奖状,没有300万、500万的奖励,更没有200平方内环线洋房一套,还是亏大了;既然结局什么都是空的,阿庆嫂干脆实行“三不主义”,借故溜走,你也不能责怪阿庆嫂“见死不救”,阿庆嫂照样开她的“春来茶馆”,等到房地产暴涨,把“春来茶馆”包装成“千年古镇历史文化第一茶馆”高价拍卖,赚个千把万完全可能。

 

       结论似乎只有一条:只要活着,就有机会。命也没有了,什么都是空的。古人说“士为知己者死”这是有道理的,这和为一个与自己不搭界的主义而死,而活着的那帮人却养得脑满肠肥、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

 

        整个世界似乎都是一个腔调:阿庆嫂的春来茶馆收归国有,阿庆嫂手里多了一本《毛主席语录》。

 

       扫墓,在为死者祭奠的同时,也同样暗示着你在为自己祭奠。在我的墓碑上,或许会刻上这样的墓志铭:“活着的时候你的心别睡得太沉,该你永远沉睡的时候,你的灵魂却清醒着。”

相关文章

在线鉴定(不用登陆、免费鉴定)

请在下方填写你的问题,详细描述你要鉴定的东西,尺寸多大、有没有杂质、裂、纹、破损等情况。

  • (←添加图片)

拍照要求:
1)去掉玉器上的包装,戴在胳膊上的镯子要取下来;
2)在室外的阳台、树阴下拍照,太阳光不能照射;更不能在室内拍照,灯光会导致玉石变色;
3)图片必须清晰、明亮,和实物一模一样,最少3张图片;

最新问答

本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