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黄翡玉雕的生活感悟

男人要懂点哲学,懂点哲学的男人一定有点见识;女人要懂点诗歌,懂点诗歌的女人不会学坏。一个非常明白事理的人却又很少静下心来,内心其实是狂妄的;对世事人情知道得很少却又能够完全安静下来的人,内心其实还是很糊涂的。

有人认为,所谓圣人的心就是两个字:无欲。因为无欲,所以静,所以能够和天道互为感通。这里的无欲,不是没有人的基本欲望,更不是看到美女朝他微笑而无动于衷,而是懂得阴阳平衡,该静的时候静得下来,该玩的时候深谙其道。

一个人如果有“三个喜欢”:喜欢好东西、喜欢钞票越多越好、喜欢美女和出名,这其实是顺于人情的,合乎天理的,只要中规中矩、凭本事获得,即是悟透了“道心”。

一个很本色的人,一定没有修饰过,即使长得再好看,也一定有缺点。喜欢本色的人,通常比较直率;喜欢修饰的人,通常比较含蓄。为人谨慎的人大多很看重个人利益;为人大度的人做事情通常魄力大于见识。

世界的历史产生了两大类宗教:一类是“无形宗教”,又叫思想宗教,比如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道教等;一类是“有形宗教”,其表现形式只有两样,一样叫“权力”,一样叫“金钱”。人类社会都信奉“有形宗教”,“无形宗教”都是为“有形宗教”服务的。无形宗教要靠“心”去感悟,有形宗教要靠“术”去争取。

每个人都能做到“激情澎湃日,淡定从容时”。但平时的读书思考,我不建议用功太猛,尤其是世事人情、谋篇布局,如能从容含蓄、慢慢驻足,真知灼见才能牢固地镌刻在你的心里。一个人太出名,得到的东西一下子太多,所谓“建非常之功,必谤誉交集”,余秋雨就是一个例子,虽然名利双收,我看他的日子未必好过到那里去。对于我这类蚂蚁老百姓,一辈子是个劳碌命,过几年老死在户牖之下,我觉得也是莫大幸福。古人说,成圣之路无比艰辛,我是小老百姓,命中成不了圣人,那些自以为“天降大任于斯人也”,一定是伪圣人。个人明白一些道理,即使是禅教顿悟,开悟的还是“小道”,离“大道”还远着呢。

胡思乱想也是一种生活的乐趣。多一些正能量的思想,少一些不切实际的负能量歪门邪道,也远比“妒忌”、“憎恨”、“仇视”要好得多。一方面,你无意中得罪过的人,你不小心伤害过的人,他们虎视眈眈、等待时机给你致命的一击;一方面,你修身养性、与人为善,还是能够慢慢淡化围绕你身边的负面能量场的。比如,有哮喘的人,如果条件允许,一到冬天就到海南避寒,三年下来,哮喘就可能消失,就是这个道理。

脱离现实的高深理论,一定是“洗脑”理论。古代雄辩家张仪的嘴巴再能说,确实能胜人之口,不能服人之心。雕虫小技,旁门左道,可以混饭吃,却不能产生思想家。气功可以辅助治病,如果你相信有气功的人在北京发功,能灭大兴安岭的森林之火,就一定是脑袋被灌水了。这个世界有三样东西是不可逾越的:一是命运轨迹是不可能逾越的;二是生产力是不可能超越时代而逾越的;三是每个人的人生阅历同样是不可逾越的。

有人劝告说,利用《易经》而太精通命理,窥知天命而泄露天机,是要受到老天惩罚的。中国历史上,有三个人非常精通《易经》:

一个是三国的管恪。他的预测能力太精准了,别人把蜘蛛藏在盒子里,他在家里卜卦,就知道里面是蜘蛛;有人把燕卵藏在盒子里,他在河边卜卦,知道里面是燕卵。管恪最后是被人杀死的,真是应了那句古话“察见渊鱼者不详”,意思是说,一个人有时候不该知道的事情还是不要知道,一旦知道了反而可能惹祸上身。

第二个是北宋的邵雍。邵雍通过研究易经,开创了梅花易数的法门。他的预测能力100%准确,不过他的身体很糟糕,据说夏天都要戴帽子防感冒。邵雍后来不卜卦了,得以善终。他最大的贡献是发展了古代中国的算学。 第三个就是北宋的大学问家周敦颐。周敦颐从易经里面悟出天人合一的道理。所以他一生也不占卦,他深切认识到一个天理:“善易者不言卜”。意思是说,精通易经的老兄,想活得长久一些,就不要替别人道破天机。

人老了,要保留住“三个气”:正气,底气和大气;要去除掉“三个气”:邪气、生气、憋气。一个人能够要学会欣赏平庸,就证明他真的成熟了,因为绝大多数人终究都是平庸的,平庸不要紧,但不要太庸俗,平庸无非缺少点思想,而庸俗就可能把你引入歧途。

生活就是八个字:锅碗瓢盆、酸甜苦辣。能够充实生活并且始终不乏味的,无非追求八个字:文化含量,技术含量。

不用注册在此提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