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石,一种有艺术和文化含量的美石

我喜欢石头,有时候看到一些观赏石也就随机拍摄下来。

现在家里的地方太小,放不下大型观赏石,只能看看照片算是“望梅止渴”。观赏石虽然不是珠宝,但细细品味观赏石那种造型、那种气势,不同的观赏石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这块观赏石象一只鸡。假如被《红楼梦》里林妹妹看到了,可能就会吟咏“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这样多愁善感的诗句。

不同的人生经历、阅历和悟性,看到观赏石产生的感悟是不一样的。或许,这就是观赏石的文化魅力?

观赏石本身不值钱,但到了喜欢这些石头人的眼里,就容易“借题发挥”,这就是石文化的来源。这块石头象什么?你可以任意发挥。人生也是如此:善于发挥自己特长的人,面对同样一块石头,产生的联想就完全不同。

同样一块观赏石,香菱丫头就会唱“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这样写实的诗句;而到了林黛玉的嘴里,味道就完全变了:“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类似的太湖石等观赏石,追求的是“瘦、皱、漏、透”四个字,而有些人则追求“清、奇、古、怪”四个字。

一块有自己个性造型的观赏石,吸引人们眼光越多,就越值钱。

把玩观赏石吟咏最多的是陆游的名句:“花如解笑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观赏石文化最显著的特点在于“似与不似、象与不像”之间,完全符合中国传统文化的朦胧哲学:话不用说透,意不必太明。

观赏石的美学定义究竟是自然美高于艺术美,还是艺术美高于自然美?

我觉得文化和艺术品都是人类社会的产物。俄国车尔尼雪夫斯基认为,自然美高于艺术美。他在《生活与哲学》中写道:“现实比起想像来,不但更生动,而且更完美,想像的形象只是现实的一种苍白的,而且总是不成功的改作。”

黑格尔则认为艺术美高于自然美。他在《美学》一书中开篇就宣布:“要把自然美排除于美学范围之外”。他把艺术美和自然美加以比较,又说“艺术美高于自然美”。

我国美学家朱光潜认为:自然美只是雏形的起始阶段的艺术美,艺术美当然要比自然美高些。

显然,朱光潜比较会捣浆糊,他的意思是,一般情况下,艺术美高于自然美;在特定情况下,自然美比艺术美更美。

有时候最完美的答案,常常是最具有忽悠效应的观点。

从市场价值来说,观赏石的价格很难定义。下岗工人认为天价的东西,富人们却认为便宜得一塌糊涂。曾经在南宁花鸟市场上看到一块叫价5千的超大型观赏石,没有人理会。那天这块观赏石标价20万,竟然有人讨价还价,最后12万成交!

观赏石的文化和艺术定性,都是人为的东西,尤其是文化名人赋予观赏石以特定的文化寓意,就能让静态的石头变成有生命的艺术载体。最典型的例子是《石头记》,据说“通灵宝玉”其实是女娲补天剩下来的那块石头变的,一块有生命灵气的石头,不能去补天,就只能到人世间来“惹是生非”,由此编导出一出“悲金悼玉”的《红楼梦》。

不用注册在此提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