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可怕的岫玉

一清早就坐上大连去庄河的豪华大巴,计划很明确:直达庄河,再从庄河包车直接去岫岩,途径庄河著名风景区,顺道去冰峪沟溜达溜达。

大连到庄河178公里,2个小时就到达了。

冰峪沟游玩大约一个半小时。

从冰峪沟到达岫岩县玉器市场,约一个小时。

看清了岫岩玉市场的格局和人心指向,决定彻底放弃这个市场,走出门来,打道回府,直接回庄河。

回到庄河,我多付一些车资给车主,对他今天勇敢的行为和为保护客户利益而克制自己的行为表示感谢。车主紧紧握着我的手,眼神里似乎有些激动,这种眼神是我久违的那种眼神。

这次岫岩遇险虽然有惊无险,却也揭示出一个现象:经济一旦下滑,整个社会治安必定陷入恐怖之中,这种恐怖主要分为两大邪恶势力:一是政府没钱了,必定制定一系列恶法,实施合法抢劫;二是黑恶势力公然实施犯罪抢劫。黑恶势力公然抢劫,你必定要求公安治理,那是就要你支付出警费、治安费、等等名目繁多的费用。至于纳税人已经纳税的部分,那不叫纳税,而叫做“纳贡”。中国从来就没有纳税人,只有纳贡人。

岫岩,这辈子不会再去了。别了,岫玉!

不用注册在此提问

相关文章